<address id="dnrfb"><address id="dnrfb"><nobr id="dnrfb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印象草原

    苏蒙直通车

    印象草原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8-07-24 * 浏览 : 3
    印象草原
     
     
       诗人席慕蓉成长于台湾,蒙古族,全名穆伦·席连勃,意即大江河,慕蓉”是“穆伦的谐译。其父母故乡在内蒙古。她说蒙古文化就像她生命中的火种燃烧着,从第一次踏上蒙古高原开始,足足燃烧了25年:“虽然 蒙古高原是我的原乡,但其实它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世界,诱惑很大。那里文化的诱惑、人心里美德的诱惑,对我来讲,这个世界好的不得了。”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便是席慕蓉创作的,引起人们的对草原的无限向往。。。。。。
     
    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
    席慕容
    父亲曾经,形容草原的清香,
    让他在天涯海角也总不能相忘;
    母亲总爱,描摹那大河浩荡,
    奔流在蒙古高原,我遥远的家乡。
    如今,终于见到这辽阔大地,
    站在这芬芳的草原上,我泪落如雨。
    河水,在传唱着祖先的祝福,
    保佑漂泊的孩子,找到回家的路。
    啊,父亲的草原,
    啊,母亲的河!
    虽然已经不能用母语来诉说,
    请接纳我的悲伤、我的欢乐。
    我也是高原的孩子啊,心里有一首歌,
    歌中有我父亲的草原、母亲的河!
     
    草原的风
       在一望无际的苍穹下,领略没有遮挡的风。心门被风吹开,吹落一地愁绪,心境如草原般浩瀚。风吹进了天地间的距离,似乎举手便可触碰天边的云---可你刚要伸手,云却又被风吹散了。
     
    草原上衡量的尺度
        城市人总是局促于也悲喜于形形色色的尺度考量。作家鲍尔吉原野说;“草原只是几种浑然的大尺度,天地为之一,父母为之一,如此而已。”
    躺在草原上看星星
       
     
        名叫柳暗花明的网友写道:草原的夜晚宁静安详,天地都溶入一片墨色,和者草与花朵的清香,慢慢在空中飘散。躺在草原上仰望漫无边际的星空......星星们一闪一闪好像灯光下的钻石。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间,我常常会感到孤独。我坐在空旷寂静的草原夜色里,心灵却是那么的温暖祥和。
     
     
    草原和云
       夏日的草原,一览无余的空旷,只有浮云遮挡才会有些许阴凉,但是浮云调皮,停停走走,蹦蹦跳跳,时而浓郁涌动,时而浅谈绵延,像是在戏弄追不上她的草原。而草原一个沉默的大哥哥任由她戏耍,用一成不变托举她的百态千姿。
       
    草原上的“包豪斯”
     
        蒙古包是游牧生活土壤中绽放出的居民奇葩,仅由套脑(圆顶天窗)、乌尼(套脑上伞辐射下来的细木橼)、哈纳(网络支架)三段体组成,可拆卸组装,极其符合“忠实于材料”“形式服从于功用”“少就是多”的包豪斯建筑法则,是草原上的包豪斯。
         
    可调温的蒙古包
     
        蒙古包通过更换和加减材料,就可以从容以对天气的冷暖。冬天冷,就加毡,一层不行加两层,还不行,就把薄的换成厚的。夏天热了,就翻卷起围毡让风进来,或索性撤掉围毡变成凉亭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友情链接

    更多